混合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混合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4:57:57 阅读: 来源:混合机厂家

紫陌红尘拂面来,无人不道看花回

夜里,朋友电话里说到这个周末公司组织职工去龙泉看桃花。挂了电话就想:难道桃花开了?

白居易云: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!”或许人们所认可的春天的标志也是桃花,没有看到桃花,总觉得春没来。于是去山野看一次桃花便成了经冬入春的一个隆重仪式。

城市人的赏花无非是: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,邀三五友伴,驱车郊野,漫步花径,看满山桃花灼灼其华,如云似锦。正如曹氏《桃花行》里所描绘的盛景:“雾裹烟封一万株,烘楼照壁红模糊。”。面对这样的场景,压抑一个冬的阴郁心情必然顿感晴明,心中块垒烟消云散。接下来便是人立花树下,面对相机摆出千百种姿态,为崔护的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”做一出生动的注释。又或者人们还会付给桃农许些钱物,索取一两枝桃花带回家,只为体会“花堪折时直需折,莫待花谢,空折枝”的诗意。

我却以为这样的赏花,未免过于喧哗过于轻慢了。要体会桃花之美的细腻精致,应当避开喧哗热闹的人群,于朝、夕、雨、雾、月、夜之间,于花初开、花始谢之时独踏香径,拜谒芳菲。

比如清晨。天色与山色未曾彻底分隔,夜雾尚未弥散开去,远,看漫山桃花被云雾包绕,宛如妙曼佳人袭轻纱款款步出浴室,娉婷婀娜,娇楚可怜。近,看桃花在渐明的晨光中缓缓舒展蓓蕾,宛如从一个个香甜的梦中醒来,美目流转,香唇轻启,不胜娇羞。若有风,则香雾空蒙,衣影绰约。漫步花枝下,枝上的夜露粘染衣巾,看花归来必然是:弄花香满衣。自古文人都喜欢以桃花喻佳人,想必此中况味,惟有在清晨赏过桃花之人能体会。

再则比如黄昏。除专供赏玩的桃花有比较丰富比较凝重的色泽外,一般人们所看的桃花均为果桃之花,多为粉色、淡红,单花瓣,色泽比较浅,且缺少绿色陪衬,在日光的直射下就如衣装未饰而赶赴宴会的女人,显得比较仓促浮躁,有损韵味。

而到了黄昏,夕光柔和,山色沉静,光与影在花瓣之上重叠游移,花的美就得到了动静相宜的结合。此时的桃花宛如一优雅高贵的女人,举手投足间韵味无穷。难怪古人黄昏看桃花归来云:又到垂杨曲沼边,相思如梦梦如烟。夕阳半落桃花外,鬓影衣香忆去年。如此佳人怎不叫人思之念之?

再则如月夜。古人有月下赏荷,月下赏桂,月下赏竹,月下赏海棠的佳话,而月下赏桃花的人似乎并不多,就我知道的也独为桃花痴狂的唐伯虎而已。他月夜在桃花树下独饮,酒酣意畅时吟到:我也不登天子船,我也不上长安眠。姑苏城外一茅屋,万树桃花月满天。如此意境,怎么不惹人想一赌月夜桃花的明艳?

虽今人不能如唐伯虎一样,在桃花坞里筑一茅屋,自栽桃树,自酿桃花美酒,自斟自饮: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;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开花落年复年。却无妨在暮色渐浸、月华如霜之时,轻衣素服,去看桃花。想必那该是一场心灵的约会,面对如水月色,如诗花影,尘世间那一颗忙碌庸倦浮躁难安的心,必然在月色花影的拂拭抚慰中宁静下来。

再则雨中。清朝诗人沈荣云:凭伊几点晴明雨,催出新装试小红。雨雾朦胧中的桃花,该是如淡装女子,铅化尽洗,眉目清秀。别有一种临家碧玉的亲切感。

赏桃花也未必非在万树千枝云聚的地方。诚然花开如云如霞的桃园让人流连,但在山石林莽间突生一两枝的场景也别有一番媚趣。如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如“东风二月苏堤路,树树桃花间柳花”。在竹或柳或茅屋或溪流的陪衬下,桃花越发娇艳可人。能在国画中见到的桃花,总不是成片的桃林,而是一两枝三五朵,寥寥数就勾画出春色无限来。这是一个审美上的意趣。在山涧沟畔,在村人房前屋后,总有那么些独自盛开的单株桃花,以寂寥的姿态传递着诗画般的美。而这种美,摄魂夺魄。

花开明媚,花谢寂寥。世人赏桃花偏爱花开之时,惟独那些善感的灵魂偏爱花谢之时的寂寥冷清。花落,无非自然的新陈代谢,却容易让人反思人生的仓促易逝。写即此处,我亦感伤无限,恍如立在漫天飞花之中,神思飘渺。忽想起宋人管鉴在《醉落魄》中云:“人情不似春情薄,守定花枝,不放花零落。”,想告诉这痴人:也许世间唯一能留驻的春色,只在心灵深处。

桃花落,春色浓。

威海订做职业装

河北西服设计

吉林设计西服

禹城定做工作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