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合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混合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洋蜜蜂抢蜜土蜜蜂险遭灭顶蜂农遭黄陂当地驱逐图

发布时间:2020-07-17 17:58:07 阅读: 来源:混合机厂家

被咬死的中华蜜蜂像下雨一样掉下

汉南蜂农赴黄陂赶场采蜜

土洋蜜蜂意外厮杀激战

头一次发生“抢蜜”事件

刘国义家屋后20个蜂箱已空空荡荡。

刘国义望着幸存的蜜蜂心疼不已。

汉南湘口镇蜂农罗风致电本报:本月,他在黄陂清凉寨景区赶场采蜜期间,发生了意想不到的“盗蜂”事件。他养的意大利蜜蜂(以下简称意蜂)涌向当地蜂农的蜂箱内,抢夺中华蜜蜂(以下简称中蜂)酿造的蜂蜜,双方的蜜蜂发生惨烈厮杀,两败俱伤。此事经景区和当地村委会调解,已经解决。但当地蜂农和黄陂区蜂蜜协会均表示,从明年起,拒绝意蜂入境。赶场采蜜是蜂农的饭碗,果真这样,明年他的财路就断了,恳请晚报记者帮忙沟通。

“在清凉寨赶场7年,还是头一次发生‘盗蜂’事件。”昨天,接受记者采访时,罗风不无遗憾地说。

今年38岁的罗风传承父亲衣钵,养了多年蜜蜂。眼下,他家养有70余箱意蜂。从2006年起,他每年都要携蜜蜂到黄陂北部清凉寨山区赶场,采集荆条蜜。这里生长着数千亩野生荆条树,花期长达一个半月,在他眼中,是难得的好蜜源。

5年前,成立不久的清凉寨景区为“丰富旅游产品”,将在山下放蜂采蜜的罗风引进景区,让游客亲眼目睹他现场用机械“摇(制作)蜜”。现做现卖的荆条蜜,每斤15元,大受游客欢迎。每年四五月份,罗风必到清凉寨赶场尖锐湿疣的早期症状。到7月底,等荆条花期结束,他就打道回府。

今年7月底,荆条蜜采完后,罗风没有下山,而是一直呆到11月11日才回家。他说,自己留下来,是为了采集五倍子蜜。五倍子是一种中药材,花期在9月、10月间,持续20多天。

10月4日,五倍子花期将尽。正在此时,发生了意蜂“抢蜜”事件。他养的意蜂,涌入景区内的丁家山村,抢夺中华蜜蜂蜂巢内的蜂蜜。双方蜜蜂展开激战,死伤惨重。

“今年为什么不早点走,而要留下来采五倍子蜜?”记者问。罗风解释,往年夏天从黄陂返回汉南后,蜜蜂开始采芝麻、棉花蜜,到了秋天,又转往咸宁山区采五倍子蜜。由于农民给棉花打农药杀虫,每年夏天,他家都有不少蜜蜂死亡。今年在清凉寨采完荆条蜜后,他想,反正这里也有五倍子蜜,不如再呆一段时间,省得蜜蜂误采洒了农药的棉花蜜而死亡。

黄陂蜂农:

“他再来,我要跟他拼命!”

10月24日,记者驱车近百公里,来到位于黄陂最北部的蔡店乡清凉寨丁家山村采访。这是一个藏在深山里的小山村,山路既陡且弯,距景区大门附近,也就是罗风的意蜂蜂场,直线距离大约3公里。

“姓罗的明年再来,我要跟他拼命!”提起前不久发生的意蜂“抢蜜”一事,80岁的村民刘国义气不打一处来。

刘国义四代养蜂。现在,他家的房前屋后,有20多个木板制作的简陋蜂箱。有的搁在地上,有的挂在墙上。其中屋后20个蜂箱,看不到蜜蜂活动。其余蜂箱,大多只有少量蜜蜂进出。只有挂在门前墙上的两个蜂箱,蜜蜂比较多。

刘国义回忆,出事当天上午9点多,成群结队的意蜂飞来,扑向他家的蜂箱。中华蜜蜂为了保护蜂蜜,与意蜂打了起来,被咬断脖子后死亡的中华蜜蜂,纷纷掉下,就像下雨一样。意蜂咬死中蜂后,就钻进蜂箱,抢吃蜂蜜。一直闹到下午4点多才飞走。临走时,很多意蜂嘴里还衔着蜂蜜。有的意蜂因为吃得太饱,飞不动,掉到了地上。

“意蜂个头大,凶得很,3只中蜂都打不赢一只意蜂。”刘国义74岁的老伴蔡华英说,老头子当时气得要命,操起一根木棍就要去找罗风拼命,被她拉住了。她家的老母鸡吃了地上的死蜂,有3只中毒死了。

刘国义说,从他爷爷那辈起,他家就开始养蜂,从来没有招惹过谁。中蜂每年割一次蜜,卖给乡亲和游客,每斤30元。养这些蜜蜂,一年可以收入六七千元。他有3个儿子,一个是残疾,另外两个在汉口开车和收废品,都成了家。他不想给他们添麻烦,晚年主要指望这些蜜蜂过生活。

蔡华英说,剩下这20箱蜜蜂是蜂种,如果明年罗风不来,一年就能繁殖到40箱;如果他再来,自己的蜜蜂就绝户了。

“他要来也可以,每年给我们5万元,他想怎么采就怎么采,我就不管了。”

村民刘国民是“抢蜜”事件另一户受害者。他家仅有的3箱中蜂,被意蜂一闹,都没了。他家的蜂箱空空荡荡,只有板壁上还残留有少量蜂巢。

景区村委会出面调解

意蜂蜂农赔偿800元

“抢蜜”事件发生后,刘国义的儿子刘忠富找到清凉寨景区和当地村委会,请其出面调解。

参与调解的清凉寨景区执行总经理刘厚宇说,中华蜜蜂是野生蜜蜂,当地农民在蜜源短缺季节,自制蜂箱,用糖水招引他们飞来筑巢。当地蜂农养蜂规模不大,丁家山村就两户,刘国义家20多箱,刘国民家3箱。一般一只蜂箱有一两千只蜜蜂,盛儿童牛皮癣传染吗花期时可达四五千只。

意蜂产量大,一年可以产几次蜜,而中蜂产量小,一年只产一次。意蜂的蜂蜜产量是中蜂的几十倍。不过,中蜂的蜂蜜比意蜂要贵一倍。意蜂蜂蜜每斤只卖15元,而中蜂蜂蜜每斤可卖30元。意蜂需要比较高的养殖管理水平,而中蜂不大需要人照看。当地农民基本上没把养蜂当主业,而是在种地、打工之余捎带着养。

“抢蜜”事件发生后,景区和当地村委会将刘忠富和罗风双方召集到场,进行了调解。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:罗风赔偿刘忠富家损失800元,赶紧离开景区。刘国民因为本人没有提出调解申请,加上他家蜜蜂较少,在调解中没有涉及。

家里蜂群遭受灭顶之灾,事后却没得到分文赔偿。这让刘国民心里很不爽。他说:“他(罗风)明年再来,我就砸他的蜂箱!”

华农专家:

洋蜜蜂因肚子饿而“抢蜜”

为何前几年土洋蜜蜂相安无事,今年却大打出手?

刘厚宇认为,意蜂抢蜜是因为肚子饿。在盛花期,蜜源丰富,土洋蜜蜂都有得吃,相安无事。花期将尽时,蜜源短缺,洋蜜蜂吃不饱,才会成群结队,明火执仗地去抢。前几年,采完荆条蜜后,罗风带着意蜂早早离开,双方蜜蜂不发生矛盾,也就太平无事。

华中农业大学总工程师、蜜蜂专家张新军说,中蜂个头小,体长10-13毫米,对食物的消耗量少;意蜂个头大,体长12-14毫米,对食物的消耗量也大。到秋天,蜂农把蜂箱里的蜜取完后,意蜂吃不饱,还要储粮准备过冬。而此时山上除了五倍子蜜,没有别的蜜可采。五倍子蜜到了尾期,意蜂无蜜可采,它们的攻击性又强,只好外出偷抢,欺负弱小的中华蜜蜂。严重时,它们甚至会杀死蜂王,霸占蜂箱,赶走整箱中蜂。

罗风认为,意蜂“抢蜜”,当地蜂农也有责任。出事当天,察看现场后,他发现当地蜂农的蜂箱很破旧,缝隙多而且比较大,他当时就劝说了一两个小时,建议他们用泥巴将蜂箱口缩小,防止意蜂和野蜂闯入,但他们不听。

罗风说,蜜蜂是很勤劳的动物,附近蜜源采完后,就会飞向远方采蜜。当地蜂农蜂箱中飘出蜂蜜的香味,蜜蜂就把它当成蜜源,前往采集,战争就不可避免。一旦发生“盗蜂”事件,双方蜂农都无法制止。所以,有经验的蜂农到采蜜尾期,都会用泥巴缩小蜂箱口,提前防范。在盛花期有蜜可采,蜂农就是把蜂蜜涂在蜂箱门口,蜜蜂也不会理睬。

文/图记者明眺生

留学生如何看国内视频

海外华人看国内视频

如何在海外看国内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