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合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混合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洪灾游资与外企布局等因素影响粮价滇楸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18:08:41 阅读: 来源:混合机厂家

多路资本涌入,会否稀释农产品的国家定价权?

国际大鳄布局,目标是否抢夺中国粮食话语权?

广西桂林灌阳县文市镇是一个石灰岩地区,这里的农民种植的农作物主要是水稻和玉米。

在文市镇镇街上,做粮食生意多年的经纪人老张眉头紧锁:“今年以来,稻谷收购价从去年每担95元升到最高时的120元左右,这个价格在过去连做梦都梦不到。”

与老张心情不一样的是农民,到镇街赶集的老李高兴地对记者说,粮价从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上升,当时镇上粮食经纪人开车到村里收粮,他的一担去年的陈谷竟然也卖到了120元,而以往稻谷价格基本上维持在每斤0.9到0.95元:“我还以为老板算错了钱。早知如此,我就包多几亩地了!”

羊城晚报记者 马勇 彭纪宁 曾颂

洪涝减产

在南方水稻价格走高之前,北方的小麦、玉米价格就已强势攀升。目前河南、安徽的小麦收购价普遍在1.88元/公斤左右,山东、河北等地为2.04元/公斤,其中优质小麦的价格已达2.12元/公斤。“虽然同期涨幅约为10%,但和玉米等其他粮食作物相比,目前小麦的涨幅仍然是最小的。”粮食部门一位权威人士认为,未来小麦还有一定的上涨空间。

来自国家发改委的数据表明,今年一季度,主产区玉米的收购价格同比增长21.9%。经常到河北收购玉米的广东商人王先生的慨叹也证实了这一点:“最近玉米一天一个价,每斤涨到了0.96元还是收不上来。这么多年来,很少见过玉米价格这么高的。”

到7月12日,南方8省区超过113万公顷粮田的收成已被洪水冲走

改革开放以来,作为中国严控商品之一的粮食,无论产量还是价格一直都相对稳定,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波动,为何却在今年突然出现异动?不少人认为,粮价飙升的罪魁祸首是异常的天气以及不断的洪涝灾害。

江西婺源是中国粮仓之一,前来联系收粮业务的景德镇粮食局的邓利生,每年夏秋两季都会到周边县区农村联系国家粮库的收购工作。邓利生表示,往年到田间地头收购,每斤稻谷收购价在0.9元左右,但今年的夏粮尽管还没有开始收割,市场价格每斤已经上升了0.05元,如果通过各乡村做粮食生意的经纪人收粮再运到县、区,每斤价格还会额外再升0.03至0.05元。

邓利生说,他已经收了十多年的粮食,1998年以后,粮食价格基本没有什么起伏,今年出现的粮价波动是近12年来仅有的。他认为,这与近两个月来江西出现的水灾不无关系。6月中旬以来,江西省遭遇特大暴雨和洪灾,致使全省粮食生产损失严重。

国家农业部的专家也认为,今年不断发生的自然灾害,导致了粮食生产和供给呈下行态势。到7月12日,江西、湖北、湖南等南方8省区农作物遭受强降雨和洪水袭击,已经“冲走”了超过113万公顷粮田的收成。

而农业部的公开信息也显示,中国三大主要粮食作物(水稻、小麦和玉米)两成以上正来自于这些受灾地区。截至目前,湖北省农业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人民币90亿元,农作物受灾面积1800多万亩,成灾约900万亩,绝收约190万亩。而江西省早、中稻成灾面积达622万亩,占水稻种植总面积的23%;绝收面积达132.32万亩,占总面积的4.9%。安徽是早稻的另一重要产区,早稻和一季稻等成灾面积达216万亩,绝收33万亩。

“天灾不仅直接导致粮食失收,还间接影响粮食种植成本。”一位农业专家说,受天气、土地等因素影响,今年华北地区每亩小麦种植成本为550-600元,比上年增加了一成左右。

ap和ib课程的区别

ib课补习

ib一对一辅导

ib数学辅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