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合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混合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民间关于蛇的传说4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7:44:59 阅读: 来源:混合机厂家

我叫白素灵与白素贞一样是条白蛇。

我比白素贞晚出生三千年,听闻白素贞与许仙的故事我被他们的爱情故事深深感染,几次三番偷偷跑去人间,寻找我的许仙。

三千年过去,雷峰塔依旧屹立在西湖边,可白素贞和许仙却早已不在。

我站在雷峰塔前,望着西湖的美景,真渴望一个像许仙的人出现,可是我现在功力不够,不能幻成人形,只能爬在桥栏杆上看着人来人往。

夏日的天空说变就变,晴朗的天空转眼雷雨交加。

一道惊雷朝我劈来,一个不慎被雷击种,痛得我在地上直打滚。

一身蛇皮被天火烧焦,我不得不在岩石上磨蹭将它褪去。

这时,一个年轻男子打着伞从西湖边走过,看见我,眉头不时蹙紧。

“白蛇!”男子惊呼起。

能想象得出,在雷峰塔附件瞧见白蛇,定是因为白素贞逃出了雷峰塔。。

我全身痛得失去知觉,隐约间只能看清男子的轮廓,这应该是个长得非常帅气阳光的小伙子,穿着T恤和牛仔裤。

看到我男子笑了起来,那丝微笑直融尽我的心里。

我醉在那一低头的微笑中,久久回不了神。

男子将我装进蛇皮袋带了回家。

再醒来时,已是半夜。

男子将我安置在一个很大的玻璃缸里,我努力爬了几次都没爬出,那玻璃缸太滑了。

玻璃缸里摆着水果,可惜我现在不想吃水果,只想出来透会气。

我将头昴起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出了玻璃缸。

一道金光闪现,我居然可以幻身为人了。

我高兴地直拍手,不想动静太大,惊醒了男子。

男子睡眼惺松地跑过来,瞧见一身白衣兮兮的我,惊得说不出话。

“白娘子!”

我掩嘴一笑:“我叫白素灵,不是你口中的白娘子!”

男子笑着自我介起:“孟凡海!”

我怔了怔,把“凡海”听成了“法海”,不由眉头打结。

谁知道我有多讨厌那个法海,是法海拆散白素贞和许仙的。

孟凡海见我愣了住,又报了一遍名字,我这才笑起。

我们天南地北的闲聊,从白蛇传谈到传说中灵蛇、蛟龙……

孟凡海非常健谈,几乎将传说中与蛇有关的事都与我交流了一遍,最后谈到了女娲。

“为什么女娲是人头蛇身?”孟凡海纠结地说。

我笑着说:“因为伏羲是龙身啊!一个是天父一个是地母!”

由于我的修为不足三百年,只能在晚上化身为人,天一亮,又恢复了蛇身。

孟凡海白天要上班,他是一个理财公司的市场部经理,每天要与各种各样的客户打交道,有时还要请客户吃饭应酬,弄到很晚才会来。

我一个人呆在他家里,帮他把乱糟糟的家整理了一遍,又翻下了他书桌上的资料。

没想到,蛇类的记忆力超强,只要看过一遍我便过目不忘。

第二天一早,我爬到孟凡海床上,将蛇身绕在他脖子上说:“你带我去公司吧,或许我能帮上什么忙!”

孟凡海笑了笑,将我滑不溜鳅的身体装进了公文包。

到了公司,我才发现人类的世界已与白蛇传里描写的世界完全不同,生活节奏极快,竞争激烈,稍有不慎便被社会淘汰,所以要不停地充电学习,这就难怪孟凡海家里摆着那么多的书。

孟凡海耳边一直挂着电话机,就连上厕所也把手机夹在耳朵上,我不觉替他摇头。

趁着他上厕所的时候,我替他把桌上的文件输进了电脑,又将几张未处理的订单处理完。

孟凡海回来时,瞧见我坐在电脑桌前昴着个蛇头,吓得赶紧拿文件夹把我的蛇头盖住。

“要是被同事看见了就惨了!”他小声地对我说。

我嘻嘻一笑,蛇尾一卷,敲了下键盘,让他看下我的成果。

孟凡海瞧着电脑屏幕惊呆了,我用几分钟的时间,搞定了他纠结了几天的订单。

他高兴地摸着我的脑袋,吻了我一下。

这让我蛇血沸腾,赶紧闭上双眼。

我长这么大还没被男子亲过,虽然我是蛇,但我素来洁身自爱。

我想孟凡海亲了我,是不是表示他喜欢我呢?我暗自窃喜,梦想着能跟白素贞一样谈场惊天动地的恋爱。

我想这个世界崇尚自由和民主,应该不会再出现法海那样的人了!人与蛇是可以相爱的吧!

在我的帮助下,孟凡海的事业越来越成功,从部门经理做到销售总监直至总经理。

事业有成的他脾气变坏了,动不动就爱发火,我以为他是工作压力大,也不在烦他,依旧替他整理家务,帮着他处理公司事务。

可是有一天,我发现他的衣领上有个清晰的口红印,衣上还有几根金黄色卷发,我顿时傻了眼,拿着衣服和头发去问孟凡海。

“你有女朋友了吗?”

孟凡海不以为然地说:“我这个年龄交个女朋友很正常啊!不像你们蛇类活到三百多岁了,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孩子!”

我听得心里酸酸的,眸里含着泪,却撇过头不让他瞧见,将他的衣服放回洗衣机里。

从那以后,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我却始终为他留一盏灯。

我想他或许只是把我当作普通朋友,是我自作多情了!人与蛇怎么能在一起?白蛇与许仙的爱情,或许只是作者编得吧!

我开始彻夜难眠。

又过几日,孟凡海告诉我,他要结婚了,新娘是他的同事,说我也见过的。

我笑了笑,说祝他幸福,喝完喜酒我就要走。

可孟凡海却抱着我说他舍不得我走。

我眸里的酸胀感越发强烈,从不知眼泪是何滋味的我,第一次尝到了眼泪的滋味,咸咸的涩涩的,一点点落在我的心里。

新娘确实很漂亮,与孟凡海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,我替他们高兴,可是心里却抑制不住那股失落的惆怅。

白天我不能幻成人形为他们道声祝福,便爬在桌子底下默默地望着他们。

哪知突然有位客人看到了我,吓得大声叫起:“蛇!”

众人闻声纷纷朝我围来,有的还拿酒瓶和碗扔我。

我本来就心里难受,哪受得了这么多另类的眼光,这一会我动怒了,“咝咝”地吐着鲜红的蛇芯,张开大嘴朝众人扑去。

此时的我已现露真身,不像平日看起来那么小。

毕竟有三百多岁,我的身躯大得如座小屋,将整个酒店大厅都穿透,昴着蛇头瞪着一个个人们。

终于有人朝我开了一枪,子弹穿过我的脑袋,鲜血飞溅,泪水伴着鲜血模糊了我的视线,可我依旧愣愣地望着舞台中间的孟凡海,这时候的我多么希望他能回头看我一眼,那怕是一小会,可是今天的他太高兴了,哪还记得在离他不过几米的地方有个如么伤心的我。

因为那一颗子弹,我庞大的身躯倒了下。我的意识犯起迷糊,我知道自己快死了,痛苦和绝望袭卷了我。

在我以为自己意识要消失时,老天居然帮了我一次,从来没在白天幻身为人的我,周身一道白光闪过,蛇皮一点点剥离,当着众人的前,我幻身为一个绝世佳人,比起舞台上的新娘,我比她要美上千倍不止。

众人惊得大叫,指着我说:“蛇妖!”

我却笑着说:“我只是蛇不是妖!妖会害人,我可从来没害过谁!反倒被一个无情的人类伤得遍体鳞伤!”

我眸里含着泪水,冲着舞台上的孟凡海最后一次说:“我是条对你倾注了全部感情的蛇,现在我要走了!”

说完我身躯一晃,伴着一道耀眼白光,我冲上了九天。

高高的云端上,我一身白衣袭袭,望着我曾经爱过的人,我想我不后悔,哪怕得不到,只要有过就好!

白蛇用一千年修成仙,而我只用了三百多年,是这情劫度化了我。

飞升时,我看清了孟凡海眼里的情绪,知道他有多后悔和不舍,可这些都已挽不回我。

---- 作者寄语:(原创作者:于珏)

掏桩芯螺旋清桩掏泥机

合肥排水管网HDPE双壁波纹管常用型号表

带记录露点仪武汉带U盘数据记录器露点仪全国代理

芦根收获机重庆丹参收获机型号

杭州乙级铝合金防火窗在线免费获取报价

江门市新会区专业代做财务审计报告的公司标书收费标准

销售东营市政排水聚乙烯双壁波纹管型号齐全

永州市10吨随车吊价格新车单桥随车吊厂家

宁夏12吨自备吊随车吊厂家